2011到2012年,我參加無國界醫生MSF,去了一些地方,認識了一些朋友,開了一些刀,留下了一些足跡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「那邊的箱子裡有啤酒,拿了幾罐自己在冰箱門上這張紙登記,一瓶6SSD,每個週末跟朱力安(Julien)結算。」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還記得我在布魯塞爾旅館裡說過要戒網路的事情嗎?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 在戈格里亞勒的第二天,一樣是七點起床,八點晨會,八點半查房。因為衛材人力都不足,大部分病患的傷口都是兩天清理一次。前一天我只看了一半病患的傷口,這天要看的是另外一半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我在戈格里亞勒認識的第一個病人是阿波(Abol)。事實上,在抵達戈格里亞勒之前,我就已經認識她了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2011年9月15日,我在戈格里亞勒的第一天,還沒完全醒來就大吃了一驚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2011年9月14日星期三,終於要出發前往戈格里亞勒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不到24小時前我還以為接下來幾個月會是沒酒沒網路的苦悶日子,這種想法在我到達南蘇丹的第一個夜晚就被打破了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南蘇丹戈格里亞勒市(Gogrial),這是我的初次任務所在地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細說從頭的話,我加入MSF這件事要從2010年9月開始講起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 這是一個嵌頓性疝氣的病患,腸子卡了七天早已壞死,手術刀剛劃進鼠蹊皮膚立刻由切口流出膿水。我像是大霧中只靠指南針前進的水手,在爛成一片的組織裡勉強靠解剖學相對位置辨識出病灶部位,忍住惡臭,小心將已經破損還在不斷噴出糞汁的脆弱疝氣囊與精索一吋吋分開。

 

blackj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